亚人娘补完手册

58.克里特港(1 / 2)

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伤口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和拉法埃尔如此说也只是诱敌深入,而后等她发现不对的时候再将疏忽大意的她一网打尽。不得不说,亚人娘补完手册的体质加成和繁衍能力加成都是实打实的强悍,从昨晚一件简单的小事之中就能窥见一斑。

费舍尔的车厢内有空间魔法,所以房间的隔音效果相当的好,不然就相隔一间房,早上密尔和拉尔她们的神情不可能那么自然。

第二天一早,收拾得差不多之后,费舍尔就准备向北方的克里特港出发了。

休息了一天的马车开足马力,从休息的森林中进入旷野接着往北出发。只是半天的行程,费舍尔就隐约在远处看见施瓦利和亚人战争留下的痕迹了。

施瓦利又被称为“太阳之国”,在技术革命之前极其擅长白刃战。

几百年前和纳黎战争的时候三度打到纳黎的首都,历史上被称为“葛德林之耻”。葛德林是纳黎王室的姓氏,是古代时最巅峰时期的纳黎大帝一路东进打到卡度之后,请那里的大教皇取的姓氏,意为“神的戒律”,象征他在整个大陆的威严。

但他的子嗣在几百年之后却被施瓦利的太阳骑士几度撵到了海岸角落,和对方在自己的国土内玩起了躲猫猫,老婆孩子也全部都丢掉各自跑路,可见当时的施瓦利有多么凶悍。

由此,施瓦利上下也崇尚武力与强权,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集权政治体制,议会基本形同虚设,权力基本把持在国王与几大氏族手上。

哦,顺带这也是他们贵族好男风的来源吧。

费舍尔猜的,还没发表过文章,怕被施瓦利的学者们口诛笔伐。

技术革命以来,施瓦利就走上了对爆炸研究的不归路。施瓦利的炮火是西大陆中最凶猛的,对不同的建筑、团体等目标,他们各有不同专门的炸弹,枪械的研究以及舰船的研究反而远远不及。他们发挥了祖宗的白刃战优势,先对着敌方阵地一阵狂轰乱炸,等对方的阵型松散时就组织士兵突进进行白刃战。

有时甚至自己的炮火都还没结束,士兵们已经冒着自己的炮火进行突进了,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这次对战亚人也是,虽然不是官方的军队,但大致的作战思路没什么变化,怪不得那天晚上拉法埃尔听到了很猛烈的炮声呢。

只见眼前的旷野上随处可以见到一个个深度超过两米的深坑,不少哥布林、人马、羊人的尸首或残缺或完整地倒在阵地里,全部都已经失去了生命。

偶能看见一两具穿着红色军装的施瓦利士兵,但往往他们的身边也堆了许多亚人的尸体。

只是一眼就能知道最后的结果,亚人们失败了。

费舍尔身后的门扉打开着,拉法埃尔在里面一言不发地看到了全部,甚至还能闻到那久久不散的硝烟味。

但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默默地将这里的场景记在心底。

好在这里似乎已经是亚人与人类最后作战的战场了,打败这里的剩余势力之后施瓦利的士兵就回身进入森林中去了,他们要的金矿似乎就在那个方向。

所以中途费舍尔他们没遇到人类,当然也没有遇到活着的亚人,他们平安地走过了这一段旷野。

又过了一天的路程,这里已经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旷野了,因为地上的草丛已经被一辆又一辆走过的马车给撵出道路来,说明这里经常会有人类的马车走过。

再往前面走一段距离,费舍尔就撞见了好几辆路过的马车,两辆纳黎的,一辆施瓦利的,似乎都是刚刚到南大陆的旅人。

费舍尔拽着缰绳,前面的旷野处有很大的一片薰衣草地。大概有半人高的薰衣草迎风飘荡,顺着山坡生长,倒也是一处十分不错的景观。海风夹杂着薰衣草淡淡的香味袭来,风声也有了浪涛声与远处的汽笛声作伴。

从这里到远处由高到低,由是视线开口,能轻易地看见那大陆岸边有着被钢铁与石砖覆盖的建筑,好几艘巨大的蒸汽游轮停靠在岸边,顶端不断地喷出黑色的烟气。

他们到了,克里特港。

费舍尔目光跃动了几下,却没有接着往前进,只是将马车停在了薰衣草地的边缘处,而后打开车厢门走了进去。

拉法埃尔坐在阶梯旁边看着马车内的陈饰,拉尔正在密尔旁边嚼着面包,看见费舍尔进来眼睛就亮了起来,法希尔和可希尔还是那副鬼样子,不过没有警惕的眼光,只是不愿意和费舍尔多说话而已。

“我出去透一透气。”

等费舍尔进入房间之中后,坐在阶梯上的拉法埃尔便开口如此说道,而后就打开了车厢门出去了。

“费舍尔,我吃了你的面包啦,嘿嘿。”

“你吃吧。”

费舍尔摸了摸她的头,而后转头看向密尔,

“第四扇门我没有锁,补给就在里面,餐具之前你已经认识过了。”

“哎...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