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士兵

第一卷——二战(1 / 2)

苏格兰日记——几个从情报站来的背着无线设备的通信兵带来了指挥部下达的长官命令,还带了其他消息,一个叫利亚特的战友据说被德国人关在维也纳要塞堡里。

平时他是一个喜欢收集机器图册的人,一个安安静静的可爱家伙,德拉蒙德有点同情他,在那里,他应该不能继续他的癖好了,可能过得很艰难,想到这德拉蒙德心里涌上了寥寥可数的悲伤...……………………………

但他应该可以吃到德军的黑面包吧,德国人应该吃的比这边好,如果战争真的胜利后,敌人剩下的残党多数应该被军事庭判决,而同盟各国会获得该有的赔偿,这将会是某种命运的重合吧!他们会过着奴隶般沉重的生活…这会是命运给他们的惩罚...……………………………………………………

士兵大部分都是在看了某个公告后就稀里糊涂地被长官送上了战场,长官也会偶尔给士兵们发一些破破烂烂的杂志书刊打发时间…德拉蒙德觉得这没什么意思。

拥有一个那样的弟弟,对德拉蒙德来说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太倒霉了,他是一个连寒冷阴深的凯尔比都避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的厚脸皮缺德鬼。

蛇会褪皮,但绝不会改变它的本质;即使给狼洗礼命名,他还是要跑回森林里去;乌鸦洗一百次也不会变成天鹅。

可能是和一个像强盗一样蛮横无理的人相处生活,习惯了身边有个如同瘟疫般的恶棍,自己成为了一个相对坚强的战士,这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上帝给了一段磨练德拉蒙德的体验..………………………….德拉蒙德勉为其难的和他说话,照顾他不是出于什么哥哥对弟弟深切的爱,完全是迫不得已因为血统的关系…………………可能自己的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害怕抛弃他之后别人的舆论,指责...

因此德拉蒙德毫不犹豫地说,如果他们不是这种哥哥弟弟关系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和他说话。他是德拉蒙德最鄙夷的那种混蛋的类型,哪怕是在自己那么多年的照顾,和试图把他引入正途,那个很坏的人都没有改变这一点。

有时候德拉蒙德有些羡慕他的好运,自己的双亲在德拉自己九岁多一点就已经不知去向,而他呢?居然有一个这样的傻瓜把他带到十六岁才安心上战场。

出于这样的想法,上了战场的他头一次感到了自在放纵,自己现在是一个快活和自由的不列颠人;

同伴思念过家乡的一切时的哀叹和啜泣在德拉蒙德看来是一件很可笑纯情的事情..…………………….他犹如逃脱的野兽,在战场上无拘无束发泄着自己的热血和激情。

归根结底德拉蒙德是一个喜欢独处的人,人际关系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至今从未交过女朋友……………………

虽然曾经有被一些德国和哈勒女人的美丽震撼到,但自己已经能想象到步入婚姻墓地的惨状,好可怕,可怕到脊骨发凉。

在那里,一开始虽然德拉蒙德什么都不懂,一年后,德拉蒙德便能把防空炮和内格夫分析的很明白,坦克维护和修理和一些雷达也学到一点皮毛。因为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上了战场,上面的人居然天天都可以为士兵提供面粉饼干和肉,各种蔬菜,另外还有调味品和红茶,朗姆,糖。

这简直是幸福的日子,和自己一起作战的那些美国人居然如此浪费抱怨,每每这时,德拉蒙德都愤愤不平:吃不下,也不要丢在地上啊!你不吃,你可以放在桌子上让我吃啊!有时候都想把那些沾满泥土的午餐肉捡起来...为什么这些人可以拿食物玩耍和抛来抛去……………………

这些美国大叔老兵的讨厌程度和家里那个小鬼一样让人反胃。

他们用笑嘻嘻的和好奇神情打量德拉蒙德简陋奇怪的衣服和招摇过市的红发时他有点儿生气。

虽然是士兵,不过他还是有很多的空闲时间,每过一周左右,他们都会给他们每个人三百个便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