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士兵

第四卷——塔罗牌持有人(1 / 2)

他一边把牌摊在桌上,一边皱着眉头微笑道:难得我们少言寡语的从苏格兰高地来的士兵居然愿意开口发言了,不吱声,还一直以为你是哑巴呢...……………………给苏格兰裙人占卜点什么好呢?……………………

厨师:德拉蒙德看来不是会沉溺于爱情的孩子呢,虽然会在过去一时冲动,但终将知道自己早晚会到来的腻烦,和厌恶…………………………那就不占卜爱情感情方面的事情了,反正你也不感兴趣

厨师翻过德拉蒙德选择的三张牌:预言家说到:会有一个敏感,正经孩子,如果你对这个孩子友善,将会死掉,如果你对这个孩子凶恶,还是会死掉,如果你试图避开这个孩子,还是会死掉,这个孩子处于一种超载的状态,他就是你的锁,你就是他的钥匙。

德拉蒙德闷闷的想这听起来不太好啊,那到底是怎样?这种东西果然烂透了…………………………

德拉蒙德问:我的占卜跟孩子有什么关系?

厨师试图以一种哲学家的态度来表示:没准你就是这个孩子,也说不定呢,也许你应该对自己不好不坏,再说死掉的可能是一盆植物,或者说是一只鸡,神也没说死掉的是什么;

而且老人是老眼昏花的孩子,年轻人是刚长大的孩子,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可能是孩子

我说的这些话即将成为过往而沉溺于过往是徒劳的,自己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

德拉蒙德:?

这什么口水话…………………………

自从那次牛奶场混乱之后,德拉蒙德的长官安排德拉蒙德去整理了一些英国和俄美法愿意公开给本国的枪械,雷达,声呐,防护设备和配套的书和修理书以及其他资料。

德拉蒙德对此很开心,长官表示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看到德拉蒙德的诡异的笑容,给人有点惊悚,做梦的感觉

德拉蒙德兴奋地在这个装有很多柜子和资料的大型仓库细细整理东西,翻译那些平时很常看到的资料………………………………

长官已经好多天没看到德拉蒙德了,饭堂开饭的厨师总能看到德拉蒙德仓促地过来狼吞虎咽,然后匆匆的离去

德拉蒙德沉浸在仓库的世界里……………………………………

这天,德拉蒙德国休息的时候遇见了过去的邻居,

他在半年前就退役了,那个时候他精神失常几乎夜夜都在做着噩梦哀嚎,开始说胡话,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举止,无时无刻没有停止过焦虑………………………………最后,他身为一个士兵没有保持警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敌人攻击的时候没有及时进入掩体和防御状态,活生生地被德国飞机的爆弹击中了……………………………………

再加之有因为他哥哥死了,母亲写信过来哀求,他的妻子又生了两个孩子的原因

他是愤怒地拎起那个愣住的四岁孩子的领口,猛地顺着脚裸把那个破烂不堪的鞋子顺下来,再把孩子如同破玩具一般扔在旁边,跪在地上拿起一块墙角的砖石死命地砸击从那孩子的鞋子,口中忽高忽低地对着鞋子默念:你怎么能断呢?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一个鞋子都不想我好过是吗?为什么偏偏那么会挑这时候烂………………………………是不是看不不顺眼?!!让你碍我事……………………………………

德拉蒙德知道这家伙有点精神不正常了,摆出警戒姿态

那个既害怕又困惑的孩子站在一边愣了一会儿,开始小声的嗦泣

德拉蒙德的上级问德拉蒙德:那个人是神经病吗?

德拉蒙德:先生,我不清楚…………………………………………

长官让德拉蒙德哄一下那个战战兢兢的孩子,德拉蒙德: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德拉蒙德没办法,但看着这个孩子如同出生羔羊一般的姿态,德拉蒙德把上面发给自己因为不爱吃而留下来的什么味劣质糖果放在他的口袋里,难为情地试图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别管那家伙了,你有没有想念的朋友啊?这些东西可以带给朋友吃……………………………………

孩子听了这话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我没有朋友,我也不需要那种东西,………………………………士兵哥哥,你叫什么啊?我叫雷敦,为什么你的头发和一般英国人不一样,我可以凑近看看吗?

德拉蒙德窘迫地应付着这个孩子:嗯,我不确定啊……………………………………

听说你很超载,算了,没什么,这个我无聊的时候雕的木头士兵,你拿去玩吧,反正我也看腻了

可能是近距离观看了那场斗殴,当天晚上德拉蒙德做了一个噩梦,德拉蒙德梦到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变成了恶龙,然后把自己吞进了肚子里,清楚地看着自己从恶龙的牙齿和喉咙往下掉滑腻腻的那一张

自己溶解在恶龙的胃酸里,然后又变成了一个慈祥的老头子颤颤巍巍的把一碗饭递给一个女孩子,用着老年人特有的那种沙哑干燥的声音说快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