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士兵

第五卷——过去的士兵(1 / 2)

这是一群试图穿越时空的科学家,他们来自不同的科学领域,为了同一个目的不定期地聚集在这里,无论立场如何,这些人都热爱着这个工作。

他们因为担忧不愿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带着各种遮蔽自己面孔的伪装或隐藏自己身形和声音的装备,曾经有一个人开玩笑:也许这些科学家都是社恐,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

可能能力有限,可能是因为无法彻底信任一起合作的家伙,这些聪明的人目前还没有顺利的进展……………………………………

其中一位比别的科学家都天真的科学家分析因为如果穿越到过去,这个存在必定会影响那个世界,也就会影响目前所在这个世界的生物的不同,其中也包括参与实验的所所有科学家的是否出生,人生轨迹,实验观点。

所以穿越对象必须找到或制作一个一模一样的替代物进行更换,也就是把原来的物体与要穿越过去的物体更换才能保存恒定状态。

为了控制姿态和呼吸频率身体热度等等生物特征都要不差一丝一毫地复现,对外界的影响,所以穿越时空的人必须重复做出和历史上做过的一样的行为,而我们唯一可能能做的就是在这个机器人体内设置一个小巧可爱的东西默默的倾听到过去的细节和真实。

他们试着把过去或者未来的东西试着带到现在这个时间线。

过去带来的东西中,普通人家的器皿或一些树根烂肉出现的频率最高。

虽然是历史文物,但附着有莫名其妙的物质,没有特定措施而接触的人,一般会很快死掉,因此,无法合理出售给有钱人给这个机构增加收益。

从过去过来的人身体破破烂烂,手趾头残缺……………………………………,露出骨头。大脑还没有死亡,还有意识,但在场的人不能称之为活人。

有一些比较恶劣的人给这类人一个很抽象的称呼——“尸骇再活两小时“。

这类人手臂开始迅速像蒲公英一样散落,身体骨骼关节处的地方也会出现大窟窿。

皮肤上的洞里不断的掉出细细的肉块。透过这层血糊糊的皮肤,里面的骨头、内脏肉眼可见。

痛苦的这几个小时,这些还活着的人神志清楚的感受着全心全意的撕裂和地狱

这类人痛苦咒骂一些含糊不清的东西。

还记得那是初次有人穿越过来的时候,武备防x服的人员拖着这个处境极为不幸的人的胳膊试图去扶起他。

工作者刚刚用力,那个家伙胳膊就断裂了,她的胳膊被工作员拿在手里,她的身子重重地堕落到地面,她的脸在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就扁平了。

可怜的工作员,他的同事给了他一条毛毯和热牛奶,让他缓了一个星期才平复过来………………………………………………

此后每每有人传送过来后,大家都很自觉的回避按规定两个小时,只设置录像记录材料,让那个家伙彻彻底底地死掉,丧失攻击性和活力再对那破破烂烂的尸首进行调查研究。

为什么是俩小时?这个标准是以统计每次人传送过来到死亡的时间用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和人类生物模拟求出几个数值然后摸整。

之前也有过几个狂热的人去问这些穿越过来的人,过去发生了什么,历史的真相,过去埋藏的宝藏。

但是很遗憾,没有人在那种痛不欲生的状态下会冷静回答你的问题或者进行别的交流。

而且很危险,你永远不知道穿越过来的人手里拿着什么武器?那个家伙会不会在极度恐慌和疼痛的时候为自保把你给顺手拖下地狱?

之前对历史感兴趣的一对夫妻为了自己的研究欲望大胆靠近结果胃被活生生击中……那之后大家都闻风丧胆的近义词。

为什么穿越过来的人都那个样子?!

有些研究者认为是时空穿越的不稳定导致穿越过来的人没有完全穿越过来,也就是说有部分器官和肢体还停留在这些人的时空没有跟着一块过来的缘故;

持对立意见的科学家则认为,是穿越过程的某些高放射性物质把人体重要的某些东西破坏了,所以……………………………………………………

安德寇猜可能是两种原因同时取得的效果,当然也有可能两个想法都错了。

这是一具二战士兵的干燥尸体,只有我们对尸体进行复原,进行尸体面部复原,以及DNA在线,和皮肤损伤,各类器官的使用,然后推导出他生前做过什么,慢慢完善,就可以在网络上虚构出一个过去时刻的他的身体模型和未来活动轨迹。

然后再提取他的细胞培养一个复制人,把这个复制人的身体状态到记忆进行改造,终于做出一个过去时刻,身体和思想都一模一样的他,再进行互换。

这样,即使过去的那个他,实际意义上,在那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这样世界观仍然不会改变,但我们制作出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他,替代了他在那个世界的身份,并且操控了他做这辈子做的所有事情。这个消失的他的这个事件可能造成的蝴蝶效应就会消失。

这个士兵木乃伊发现地是在一个树洞,发现者是物理兼数学组的叫安德寇的男人,他带着他比他小两岁的亲生妹妹邋两人去森林开车旅行,安德寇之所以组织这场旅行,完全是为了缓解两人的关系,希望降低一点点儿妹妹的烦躁和憎恨。

为了说服妹妹这个讨厌世界上一切男人,一切女人的,没法跟任何生物好好相处的人跟自己出来,安德寇花费了很多精力向她展示出自己的友好和预想路途的美妙。

她最近一直向他展示出疯狂的敌意,所以为了让她出来,其实是德拉蒙德把熟睡的她抱到后座上带她出来的。

她醒来后,还闹了半小时左右,挖苦他半小时,接下来的13小时就保持沉默不接他的任何话语。

不过安德寇很开心她愿意帮自己开一小时的车,这样他就能在去到那个度假木屋前好好在车上休息一下。他太累了,可不想疲劳驾驶,很快就睡了过去。

他半梦半醒中感觉车停止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脸,睡意朦胧地问自己的小妹妹:到了吗?

他看了一眼窗外,目的地已经到了。

还好妹妹没有闹脾气开回头,或者开到别的乱七八糟的地方,真的是让人放心,安心的可靠。

妹妹一言不发,停车后开始在后备箱寻找,希望能找到着一把猎枪。

他看着妹妹拿着那把猎枪走远了,匆匆忙忙的跟着过去,:你要去哪?我陪你,等等我……………………………………

他连忙拿上背包,追了过去。

他跟着自己的妹妹拐来拐去,他甚至觉得她在乱走,绕圈圈的时候。

妹妹看到了一颗古老,有裂缝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