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士兵

番外——倒霉的家伙.A(1 / 2)

这个男人的大脑被外星人的机器,稍微调整了一下下,他现在是一个人生目标,价值观,世界观都只有外星人的生物了。

他的名字叫軟酪鼐,很久很久以前是一位体面的德国医生。

上个星期他是一个时薪3马克的进出口制药公司普通流水线员工,他已经早就和自己的家人失去了联系,对那些爱情也感到乏味,那些人总是或明示暗示地表达这一个态度,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总贪婪地勒索更多礼物,老是用一些无所谓的小事情诋毁,打击,威胁,恐吓自己……他顿时觉得真他妈恶心……

对一个没怎么进行体力活的人来说当一个称职的奴隶太艰巨了,而且振聋发聩的声音和呛鼻欲呕的味道让他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说不定会更疯了…………所以他散漫的工作让上面把自己给炒了,现在他是无业者。

那么他只能和六个外星人挤在狭小的旧屋子,使用恶臭和长满霉菌的公共盥洗室。捡别人丢弃的不合身烂衣服粗糙地彻底进行消毒后套在身体上

虽然勉强能吃饱,但基本吃不到像样的食物,毕竟是店外的垃圾桶翻出来的。这样的生活经不起意外,因为你的全部积蓄仅能维持一周的生活。如果你失业,

房租、食物开销、自来水煤气木炭费用、交通费用这些让他过得更贫困了。他现在只是一个流浪汉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迈着两条麻木的腿在街上无助地试图寻找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虽然他放弃了人的尊严,但是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口罩和其他医疗防护措施。

他在闲逛时,试图带点什么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虽然这个观点有点歧视,但这两个人都面色苍白,唇舌色淡,表情疲倦,打扮得都挺像性工作者。

他远远地就听到他们争吵,听得不怎么清楚好像是因为什么男人,也许他们是在争夺顾客吧……

其中那个男人突然咳嗽,咳嗽的无比难受,剧烈痛苦,然后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他惊恐地捂住喉咙发出骇人的声音似乎是得了严重的肺部疾病或者气管炎。

他看到这一幕,有一些害怕,脑子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医学名词,疾病名称,顿时觉得这里充满了瘟疫的雾气,自己很快就会被感染,并且死掉或者痛苦的活着

他痛苦地轻轻嗷了一声,就像逃避骑着恐龙、带着克鲁苏的死神一样,飞快的跑回家的方向

回到屋子后,他看着那些外星人陷入了沉思。

他站在镜子前打量了自己,自己看起来只是因为长期饥寒交迫导致的身体虚弱的孤儿院中无声无息的死去的小孩子,不,甚至比那更倒霉,

以前的他可以应付医生的工作,但是自从无时无刻的希望和外星人呆在一起之后,他再也没办法勉强自己做这些事情了,他绝望而又幸福的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那些可爱的小东西了

他认为这些可怜的小东西简直是上帝拍给他的小天使,因为它们会在他受伤后治愈自己。

他一般会和它们一起彼此解剖对方,感受对方的xx变化,一点一点的分离,组织和关节,抚摸触碰彼此凹槽不平的切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