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士兵

第九卷倒霉的家伙.B(1 / 2)

小男孩现在很诧异,暑假开始后几天,他唯一的家人,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妈妈开车把他带到一片荒地里。

妈妈是一个很好的家伙,虽然她的同事和邻居都认为她是一个邋里邋遢的人,但活着总会遇到有敌意的生物不是吗?…………小男孩如此想…………

她租赁了一条狗狗,特意挑的一条不会叫的狗,价格也比较实惠……

洞穴很开阔,男孩子一进去就跟它接触就引起内心平时被自己湮没的一种局促忐忑的情绪。

一进到里面感觉有股凉意能感觉到从深处里有冷风吹出来,让人打了个寒颤。

它够大也宽敞,但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就感觉很压抑。

女人没有带狗进到里面,她用仓库的木板和废弃物和旧衣服给它在附近做了一个简易的挡雨狗屋。

并和自己的孩子说:以后你负责把我们的剩饭倒在狗碗里,并定期清洗容器,并不是说要多勤快,如果看到发霉了就刷。

女人这样做是担心狗狗会破坏到别人那些宝贵的物品。

毕竟狗狗是很活泼的生物,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玩耍毁掉主人的东西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就算是这样麻烦的动物,逗它也是很好玩的。

他唯一的家人一改常态敷衍随便的态度,用男孩从未见过的认真的表情盯了他两分钟。

你已经九岁了,我觉得可以带着你来这里完成我之前就一直想做的事情。

我一直想把那些东西放到合适的地方,一直想更仔细地探索它们。

这块荒地是家族流传至今。

我们的祖先主要以猎人为职业,也就是说如果一族中的人没有其他想要做的事情,都会优先现在做猎人。

而被人认可的猎人,死后尸体将会由那些生前信赖,崇拜这个猎人的人亲手擦拭清洁,然后陪葬一把由亡友合力制作的武器。

最后所有人轻吻这个人的脸,做好防腐措施即可下葬。

这里是专门埋葬猎人和士兵,所有靠暴力猎杀为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