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科幻灵异>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798章 他是真正的天才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98章 他是真正的天才(1 / 1)


  ,我的治愈系游戏

  “喂!你正常一点啊!”季正看到韩非这样,连滚带爬躲到了一边:“你们可看到了,我什么过分的话也没说,他变成这个样子可跟我无关。”

  好不容易找到了安全的命门,但是队友的精神状态却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季正捂着恐惧男孩的眼睛,很担心韩非会刺激到那个孩子,再度让灾鬼失控。

  “他身体里还有一个人,那才是真正的他。”墨先生拿着收音机不断摆弄,许久之后,里面传出了舞者断断续续的声音。

  “找到那孩子了吗?“人找到了,但我现在跟他一起被困在了大楼内,他的情况也不太乐观,你之前说的那个血色人格正在吞噬他!”

  “我们帮不上忙,只能靠他自己了。”

  舞者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你们尽快去上五十层,我和花匠留下的小屋里有可以帮助你们的东西。”

  简简单单几秒钟的通话却让收音机上多出了两道长长的裂痕,墨先生还想询问一些问题,可收音机已经停止了工作。

  他也没办法,提笔沾着自己的血写了一个静字,然后缓缓靠近韩非。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老人抬手准备把静字贴在韩非头上,可他的手刚碰到韩非的后脑,就被一股无比绝望的力量撞了出去。

  他写的字直接被撕碎,他的手臂也扭曲弯折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

  队友被痛击,韩非也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勉强站起身朝着命门走去:“我压抑不住他了,先出去走走。”

  血液顺着韩非的双眼滑落,他回头的一个眼神把屋内几人全部吓住了,就连已经成为夜警的季正都不敢和韩非对视。走出房间,韩非在关上命门的时候,放弃了对狂笑的所有压制。“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们应该站在一起,不该成为彼此的束缚。”

  血色孤儿院一直被镇压在韩非脑海最深处,被韩非各种还算正常的记忆捆绑,有人想要利用韩非来改变狂笑,中和狂笑身上的恨和痛苦,但韩非完全没有要和狂笑对抗的打算。和那神秘的布局者比起来,韩非觉得狂笑才是自己人。

  以前韩非可能还不确定,但经历了傅生的乐园神龛之后,韩非已经明确想清楚了这身体本来就是狂笑的,最痛苦的记忆也一直是由狂笑承担,如果狂笑想要回来,那就让他回来好了。

  眼中血丝碎裂,韩非双眼被血污染红,他外表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嘴角却微微扬起,那笑容一点点变得疯狂,变得肆无忌惮!按住大孽的头颅,韩非坐在了它的肩膀上,原本特别喜欢和韩非“贴贴”的大孽,现在老老实实趴着,它开始朝某个方向狂奔,在它四周的墙壁当中,数量众多的鬼孩悄然浮现,那些孩子叽叽喳喳好像是在给大孽指路。

  “他就这样一个人走了?”

  李柔有些担心,她想要把命门打开看一眼,但是被季正拦住。

  “你还是多担心下自己吧,他可是缉罪师,能够在意识层面和神灵对抗的存在。”

  季正坐在命门前面:“不过他应该也算是我见过最邪恶的缉罪师了,那伪神从哪弄进来这么一个极品?”

  “他是自己进入大楼的,和神灵无关。”

  墨先生也是“中老年杀手俱乐部”的成员之一,他从舞者口中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神灵把人的灵魂当做花朵,还想要将城市变为自己的花园,那个年轻人就是神灵一直想要得到的花,一朵本不应该存在的双生花。”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季正扣了扣耳朵:“我只希望他别死,那家伙还答应带我离开这里呢。”

  走廊上的灯光又一次熄灭,不过韩非这次变为游荡的狩猎者,他在不断变化的长廊中飞速前行,朝着某个可以引发他记忆共鸣的地方狂奔。路上韩非也遇到了一些不开眼的家伙,最终那些人全部变成了大孽身上的罪名。

  正常的缉罪师能够承受的罪名有限,一旦超过临界点便会直接疯掉,成为精神错乱的怪物,但大孽似乎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摩天大楼内的神灵想要模仿别人制作出一个满身罪名的终极怪物,大孽和蝴蝶其实都很符合他的要求,只不过大孽成为了韩非的宠物,蝴蝶被韩非斩杀在死楼。连续经历五次灯光熄灭后,狂笑面前出现了新的命门,但他只是站在门口稍微感受了一下,便催促大孽继续去其他地方。每次灯光熄灭的时间都在变长,墙壁和地面已经完全变成了烂肉,他们现在好像奔跑在一个溃烂的伤口当中。

  围在大孽四周的鬼孩们开始感到害怕,韩非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癫狂,他笑的歇斯底里,但脸上的血泪却从来没有干过。在成功击杀红桃九鬼牌拥有者之后,韩非面前出现了一扇贴满了封条的特殊“命门”。

  猩红的眼眸扫过那封条,那上面全是神灵对禁忌的描述和对外来者的警告,可狂笑却毫不在意,一把将其撕碎,踹开了房门。在他打开这扇最特殊命门时,整个25层陷入了黑暗,灯光不再亮起。刺耳的哭声和笑声夹杂在一起,韩非发现在狂笑进门之后,他又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朝着四周看去,他好像已经离开了摩天大楼,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每扇命门后面都藏着2号的一小段记忆,我的意识可能是被拉扯到了2号的记忆当中。”1韩非能感觉的出来,这房间和其他房间不同,一切都太真实了,仿佛回到了童年背书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出,韩非轻轻推开门朝里面看了一眼,一个比同龄人瘦弱的小孩正在看书。那孩子似乎非常喜欢,他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还有大量笔记,上面写的很多东西韩非都看不懂。

  “你是新来的护工吗?”

  男孩头也没回,分心两用,一边,一边和韩非交流:“别踩到我的书,除了试验别来烦我,我的时间很紧张。”“其他孩子都在外面玩,你不和他们一起吗?”韩非小心翼翼把书籍搬开,找了个地方坐下。“

  人类上百年积攒下来了无数的知识,这是全人类最宝贵的财富,我不把所有的时间投入进去,可能穷极一生都无法走到某个领域的尽头。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

  男孩看书的速度非常快,一边看还一边刷刷的写着什么:“傅医生呢?他答应帮我做一个副脑的,但我已经一周没有看到他了。”

  “副脑是什么?”

  “一个能让我同时去做更多事情的东西。”

  男孩感觉跟韩非说话,就和哄傻子玩一样。“听起来蛮厉害的。”

  “这就厉害了吗?”

  男孩抬头扫了韩非一眼,似乎是察觉到韩非可能不是这里的护工了:“能被聘用为永生制药福利院的护工,你应该也有自己的特长吧?之前的每位护工都有一技之长,也能教会我们一些东西。”

  “我……擅长表演。”韩非快速进入状态,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大师级演技,他可以完美代入别人的人生,真正理解对方的情感,扮演好一个个角色。

  “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天赋吗?”男孩完全被韩非吸引,尝试去做出各种表情,他模仿的很快,但与韩非相比较总感觉少了灵魂“原来你也有做不好的事情。”韩非在狂笑的记忆碎片中看到过这孩子。

  “我渴望知识,涉及情感的东西都不太懂。”

  男孩正想继续说些什么,门铃声响起,他立刻起身抓住韩非的手臂:

  “躲床下面去!我知道你不是护工,等我回来!”门铃响了三声之后,真正的福利院护工和医生进入屋内,他们穿着防护服,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似乎这孩子所在的房间里隐藏有非常危险的东西一样。

  “2号,你确定要替代其他人参与试验?”

  冰冷的声音从防护服下面传出:“我想向你再确认一遍。”

  “你们不要在那些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了,用他们做十次试验取得的成果,可能还不如我去一次。”

  男孩坐在床边,若无其事的整理着床单。“想不到你会把医生给的优待用在这里。”为首几人进入屋内,将男孩手脚全部捆住:“带他走。”

  房门关闭,韩非从床底下爬出,他本想出去查看,但他发现男孩摊开的书本上写着一句话一一出去就是死,等我回来。韩非将书本合上,他选择听从男孩的忠告。坐在床上,被满屋子的书籍和笔记围绕,韩非无法想象2号的人生是什么样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2号和其他所有的孩子都不一样。

  等待了许久,韩非的意识都有些模糊时,外面才响起了脚步声,他赶紧重新躲到了床底下。房门被打开,一辆轮椅被人缓缓推进了屋内“没事了,他们已经走了。”男孩的声音很平静,和他离开时没有任何变化。韩非从床底下爬出,当他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孩时,瞳孔骤然缩小。

  男孩的双眼被挖去,左腿被锯断,他的腰部有一条特殊的金属链,把他和轮椅焊接在了一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了吧。”

  男孩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他们很谨慎,不过我还有时间。”

  “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事情吗?”

  韩非蹲在了男孩的轮椅旁边,看着这个被那些医生称为天才的孩子。

  “我暂时看不见了,你能帮我读一下……我早上没看完的那吗?”

  男孩根本不在意身上的伤势,他平淡的让韩非都有些担忧。“就光读书?”韩非完全没想到男孩会拜托自己这样的事情。“读书是汲取知识最简单的方式。”“拥有最强的大脑,还如此的勤奋,难怪你能成为远超其他孩子的天才。”

  韩非由衷的感慨道。

  “天才?”男孩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我从未觉得自己是什么天才,但他们告诉我,只有最天才的那个孩子才能活下去。”“那你一直都是被逼迫的?可我从你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内心的煎熬痛苦和绝望啊?”

  韩非觉得二号孩子和其他孩子比,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他内心没有恨意和怨念,或者说那些负面情绪转化成了其他东西。

  “恨会影响判断,浪费我的时间。”

  男孩靠着轮椅,下意识的望向窗户所在的方向,但他眼中却是一片漆黑。

  “痛苦的终结来源于思考和理智,我不相信世界上有无解的绝望,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东西上。

  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且愿意倾尽全力帮你的神,叫做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