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历史军事>封侯> 第四百三十二章 拖战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三十二章 拖战(1 / 1)


  五千骑兵浩浩荡荡杀来,在敌军两里外摆下了阵型,陈庆手提方天画戟,奔到一里处大喊道:“曹大将军,可敢来和我单挑?”

  相距较远,有士兵听到后禀报了曹保宗,曹保宗冷笑道:“他还真是单挑上瘾了,阿宝将军,去成全他!”

  嵬名阿宝是三名猛将中唯一没有上阵之人,他不是借来的,就是军中大将,嵬名阿宝亲眼目睹了陈庆的武艺,他心中一阵阵发憷,但军令如山,他不敢不从,只得硬着头皮大喊一声,“某家来会你!”

  他一催战马,提着六十斤重的合扇板门刀便向陈庆冲去,他的特点是刀法凶狠,力大无穷,但没有诸如流星锤、飞刀之类的特长,比较普通。

  这时,副将尚东延感觉有些不对,他低声对曹保宗道:“对方人数是不是有问题,我感觉好像远远不足一万人。”

  曹保宗哼了一声,“敌军另一部分军队必然埋伏在后面,陈庆亲自为诱饵,诱引我们追赶,他以为我看不懂吗?我已派人去查探了。”

  尚东延急向远处眺望,十几里外,他也隐隐感觉到了似乎暗藏杀气,这时,一名探子疾奔而来,抱拳禀报道:“启禀统领,宋军约有五千人埋伏在十几里外的山岗背后。

  众将信服,一起躬身道:“大将军明察秋毫,卑职佩服!”

  曹保宗得意大笑道:“陈庆以为我们是西夏人,不懂兵法,他一万军队无法战胜我们两万人,只能用埋伏诱杀我们的骑兵,然后再反转全力进攻,这才有获胜的希望,我怎么会遂他的意?”

  他立刻喝令,“传令骑兵准备从两侧包围,不准陈庆逃掉。”

  

  战场上鼓声如雷,陈庆和嵬名阿宝较量了四十个回合,不分胜负,所有人都看得惊奇了,这嵬名阿宝敌不过李承晃十个回合,居然能和陈庆激战四十个回合,简直不可思议,是陈庆发挥失常,还是嵬名阿宝发挥神勇?

  “主帅,好像有点不对!”

  尚东延看出了端倪,陈庆分明没有使全力,更像是在试探对方武艺。

  曹保宗的武艺也不错,他也觉得不对,立刻喝令道:“传令召回嵬名阿宝!”

  “当!当!当!”

  锣声敲响,这是收兵的信号,嵬名阿宝刚准备撤下,异变却发生了,陈庆战马骤然加速,方天画戟劈出,速度快了数倍,嵬名阿宝措不及防,被一戟斩断了脖子,人头落地。

  西夏军一片哗然,陈庆举戟大喊,“进攻!”

  “咚!咚!咚!”宋军战鼓声敲响,五千骑兵骤然发作,向两里外的西夏军杀去。

  曹保宗也大喊道:“弓箭手准备,三军准备迎战!”

  三千西夏弓箭手刷地举起弓箭,对准了铺天盖地杀来的宋军骑兵。

  战场上黄尘滚滚,宋军席卷杀来,西夏五千骑兵分成南北两军,准备包围宋军,截断宋军退路。

  陈庆冷笑一声,喝令道:“传令全军撤退!”

  “呜——”

  撤退的号角声不断吹响,宋军骑兵如长龙调头,就地打了一个旋,向南面撤去,很快便脱离了战场,但速度却渐渐变慢了,似乎在诱引对方骑兵追赶。

  曹保宗看得清楚,果然不出自己意料,对方想诱引自己骑兵前往伏兵之地,他也喝令道:“不准追赶!”

  西夏骑兵停止追赶,数里外的宋军骑兵也停了下来,开始重新列阵,似乎打算第二次发动攻势。

  双方在旷野中对峙,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曹保宗看了看天色,天色已经不早,难道宋军想和自己夜战不成?

  这时,副将尚东延猛然醒悟,催马上前急声道:“大将军,恐怕对方的目标是我们粮车辎重!”

  曹保宗一怔,难道真是这样?

  一名骑兵飞奔而来,翻身下马连滚带爬奔到曹保宗面前禀报,“大将军,宋军两千骑兵袭击我们后勤辎重,弟兄们抵挡不住,伤亡惨重!”

  曹保宗顿时呆住了,这时,后面士兵忽然喧哗起来,曹保宗慢慢回头望去,只见远处浓烟滚滚,火焰腾空,正是他们后勤辎重存放之地。

  不光是曹保宗,所有将领都惊呆了,这时,远处传来号角声,陈庆军队调转马头撤离了。

  曹保宗几乎要气疯了,大吼道:“给我追,我要亲手杀了此贼!”

  “大将军不可,前面有埋伏!”

  曹保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没想到敌军袭击后勤辎重,关键就是被这个该死的埋伏之军欺骗了。

  这下没有了粮食该怎么办?

  曹保宗忽然想起在后勤营的军师李太越,急问道:“李军师如何了?”

  “大将军,李军师中了三箭,身负重伤,不知能不能撑住?”

  曹保宗对尚东延吩咐道:“传令大军向北撤军,实在没有吃的,就杀马吧!”

  曹保宗长长叹了口气,催马向北面奔去。

  

  李太越中了三箭,其中一箭射在胸口,形成了致命伤,几名西夏军医正在对他进行抢救。

  曹保宗走上前,一名军医向他摇摇头,表示已经无力回天。

  曹保宗上前跪下,握住李太越的手,忍住悲痛问道:“军师怎么样?”

  李太越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看见曹保宗,重重喘息两下,挣扎着说道:“立刻回京辞职!”

  “什么?”

  曹保宗蓦地瞪大眼睛,“军师,你说什么?”

  李太越已经说不出话来,目光渐渐涣散了。

  “军师!军师!”

  曹保宗晃着李太越的手,李太越再也没有反应,旁边军医叹息道:“李军师已经去了!”

  曹保宗站起身,神情黯然,回头对亲兵道:“把他就地烧了,骨殖带给他妻儿!”

  

  夜已经很深了,两万西夏军士兵垂头丧气,在一处旷野里露天宿营,他们不敢在山坳内宿营,容易被宋军从头顶上袭击。

  士兵们裹一张薄毯,辗转翻身,难以入睡,很多人饥肠辘辘,却无任何食物充饥,粮食都被烧掉了,拉车的牛也被宋军抢走。

  现在他们能吃的食物就只剩下骑兵的战马了。

  傍晚时杀了几百匹马,但分到每个士兵手上,只有几块马肉和半碗热汤而已。

  但杀战马后果也非常严重,西夏军的战马都是骑兵私人所有,强行杀了他们的战马,骑兵几乎完全丧失了斗志,这就像把自己亲人烹食一样,每个人心中都痛苦万分,也痛恨万分。

  这个时候如果宋军杀来,西夏骑兵必然会不战而溃。

  曹保宗心中十分后悔,早知道应该听从军师的建议,不应该和宋军决战,陈庆根本就不理睬自己,自己想着决战是一厢情愿罢了。

  但后悔药已经没得吃了,李太越已经死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

  但有一点他很清醒,那就是他绝不会遵从李太越的遗言,让自己回京辞职,凭什么?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隐隐听见急促的马蹄声,曹保宗吓一跳,马蹄声人数众多,难道宋军骑兵杀来了?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来报:“启禀大将军,有两千骑兵不肯留下来,骑马向北逃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