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都市言情>流年撷萃> 恩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恩宠(1 / 1)


怎么感觉郭靖去见一灯大师,就跟之前大闹赵王府一样,都在兜底翻。
把人家的往事像底牌一样的翻出来。
而且都是一路打进去的。
不同的是,包惜弱在里面,瑛姑却在外面。
说实话,瑛姑不如包惜弱好命。
完颜烈对她多珍惜呀,身边就她一个女人。
刘贵妃却还免不了要争宠,她上面还有皇后。
听一灯所言,在后宫里,他最尊重的还是皇后。
刘贵妃虽然位高荣重,说不定赏赐还很多呢!可她未必就有开心颜。
别的不说,就拿学武来说,一灯教她的也不是上乘武功。
这点倒是和李莫愁一样,她教弟子的都是二三流的武功。
其实也是刻薄寡恩。
再说了,刘贵妃要学上乘武功做什么?
打发寂寞呀!
敬妃之所以被观众戏称为砖妃,就因为她太寂寞了,只有在宫里数砖块来打发时间。
刘贵妃学武何尝不是数砖块的另一种表现呢?
深宫冷月,夜长衾寒。
倒不如习武可以寥托希望。
可是这一点希望,哪怕是帝王之尊,也不能给她满足。
段皇爷认为这都是他的私人财产,他赏赐给谁,宫里宫外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很容易动一发而牵全身。
所以他给的,基本是均衡的。
问题是,这就是不满足的由来。
要均衡的是段皇爷,并不是刘贵妃。
她拿到了,只会觉得是不满足和亏欠。
都可以说,她的欲念,其实也是段皇爷一点一滴地培养出来的,跟他是脱不了干系的。
原文是——第六十四回深宫惊变
一灯大师却并不在意,继续讲述:“周师兄听了这话,只是摇头。我心中更怒,说道:‘你若是当真爱她,何以坚执不要?倘若并不爱她,又何以做出这等事来?我大理国虽是小邦,难道容得你如此上门欺辱?’周师兄呆了半晌不语,突然双膝跪地,向我磕了几个响头,说道:‘段皇爷,是我的不是,我走啦。’我万料不到他竟会如此,一时无言可对,只见他从怀中抽出一块锦帕,递给刘贵妃道:‘还你。’刘贵妃心中难过已极,只惨然一笑,却不接过,那锦帕就落在我的足边。周师兄更不打话,扬长出宫,一别十余年,此后我就没再听到他的音讯。王真人向我道歉再三,跟着也走了,听说他是年秋天就撒手仙游。王真人英风仁侠,并世无出其右,唉……”
黄蓉接口道:“王真人的武功或许比你高,但说到英风仁侠,也就未必胜过伯伯。那块锦帕后来怎样?”四弟子心中都怪她女孩儿家就只留意这些手帕啦、衣服啦的小事,却听师父说道:“我见刘贵妃失魂落魄般的呆着,心中好生气恼,拾起那块锦帕,只见上面织着鸳鸯戏水之图,咳,这当然是刘贵妃送给他的定情之物啦。我冷笑一声,翻过来一瞧,锦帕后面还绣着一首小词……”黄蓉心中一凛,忙问:“可是‘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那农夫厉声喝道:“连我们也不知,你怎么又知道了?老是瞎说八道的打岔!”哪知一灯大师却叹道:“正是这首词,你也知道了?”
原来刘贵妃也在当场,对了,之前是叫她过来的,那么干脆杀了她吧。
她是比死都不如。
平时已经是活着都生趣不多了,此刻又是这样的难堪。
别看段皇爷在周伯通面前为刘贵妃争取,看着很尽力,其实他越是尽心尽力,那就越宛如五雷轰顶。
他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在刘贵妃心头剜肉,而且还不让她死。
这就是帝王之宠,帝王之恩。
在生不如死的当口,刘贵妃其实已经死心,本来就是华丽的外袍而已,真正的情分不多的,这一下再不死心都难。
段皇爷其实是在作恶,可他还不得知,那的确是智慧未开。好,明天继续。
2022年11月24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