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玄幻魔法>将夜> 第六十九章 花开彼岸天(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九章 花开彼岸天(下)(1 / 2)

假如生活要怎么样你,而你无法抗拒,那么你就只有如何如何,如果你并不是非常抗拒,那么如何如何起来,想必会变得轻松很多。基于这种认知,宁缺从震惊苦恼情绪中摆脱出来的速度极快,他挠了挠头,目光越过徐崇山厚实的肩头,穿过幽暗值日房的窗花,说道:“还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徐崇山干脆利落回答道:“能答的我就答。”

“为什么是我?”宁缺问道。

徐崇山回答道:“老朝很欣赏你,他认为如果你的运气再好些,将来成就甚至会在他之上,另外因为昨天夜里的事情,常三陈七他们也很看重你……按照侍卫处的规矩,无论是明处的人手还是暗侍卫,前辈的意见相对来说更重要一些。”

“大人……”宁缺捂额说道:“如果这么多人知道我暗侍卫的身份,那我很想请教一下暗侍卫里这个暗字究竟做何解释?要不要我回临四十七巷点几挂鞭炮,再扯两道横幅告诉全天下的人我做了这差事?”

徐崇山当然听出了他话语里的不满恼怒,微微皱眉解释道:“大唐是个有规矩的地方,就算是宫里贵人知晓你的身份,也没有谁敢冒着陛下震怒的危险揭穿你。至于常三他们几个人……早已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可靠。”

宁缺放下手臂,摇头说道:“只有时间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他们已经用十几年的时间证明了这一切。”徐崇山面无表情说道:“不过你小子这句话我很喜欢,可惜你要考书院,那就只能走暗路,不然凭老朝对你的欣赏和这句话,我倒是真有培养你当我接班人的念头。”

“我徐崇山虽然出身军中,还留了几分血性,可我做不到老朝那般潇洒,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就敢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你的手中,毕竟侍卫关系到陛下的安危,所以侍卫处事先已经查过你的祖宗十八代,”

“可惜侍卫处查你的资料只查到你七岁,确认你是个孤儿,没能查到你的祖宗,但你在渭城在军寨里的表现我们很清楚,而且我们很喜欢。”

徐崇山伸出宽厚的手掌,重重一拍宁缺的肩头,说道:“你从军的履历,历年积累下的军功,已经足以证明你对陛下和大唐的忠诚。”

听到侍卫处已经查过自己的底细,宁缺并不惊慌,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桑桑和已经死去的小黑子,再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他缓慢捏弄着掌间微湿的腰牌,沉默片刻后接着说道:“按您先前所说,应该不会有人主动联络我,那么我有情况怎么向您汇报?我想以后见面应该不会是在宫里吧?我从来没有想像过,这种事情可以放在如此光明正大的地方进行。”

“为什么不行?”徐崇山傲然说道:“全天下没有比我大唐皇宫更最安全的地方。”

宁缺叹息一声,无奈地接受了事实,然后抬起头来,仰着脸满怀期盼说道:“名誉上的赏赐也不能让人知道,那么我……什么时候面圣?”

徐崇山怔怔看着他,旋即失笑出声,揉着滚圆的肚子笑道:“你这小子……难道你丫以为今天入宫是要面圣?”

“难道不是吗?”

“贵庚?”

“十六。”

“贵姓?”

“宁。”

徐崇山看着他认真问道:“你不是百岁老人,又不是皇族远亲,那你脸比别人大?”

宁缺摸了摸自己勉强称得上清秀的脸颊,摇了摇头。

徐崇山叹息了一声,看着少年摇头说道:“常三他们几个已经好些年都没有见过陛下,那你究竟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资格单独面圣?”

宁缺沉默片刻后认真说道:“我的字写的真不错,万一陛下喜欢,说不定就舍不得让我做侍卫,直接把我宣进宫来做侍读什么的。”

徐崇山敛了笑容,看着他嘲讽说道:“除了侍卫,能长年呆在宫中的就只有太监。”

宁缺表情微僵,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徐崇山是大唐侍卫副统领,理所当然很忙,今日他特意抽出时间、最后无奈花了更多的时间单独召见这个少年,已经是给了朝小树天大的面子,谈完事情后,自然毫不犹豫地把对方赶走,然后赶紧跑回议政殿旁伺候着。

宁缺走出空无一人的侍卫值日房,正忧愁自己该怎样出宫,呆会儿会不会像误入御书房那样,误入某处春柳宫院,遇着某宫怨冷妇,发生某些很操蛋的事情,或者会不会撞见某位被他定义为白痴但偶尔还是会想起的公主殿下……然后他看见那位把自己引进宫来的小太监像个幽魂般不知何时站到了身旁。

虽然很想质问对方交待事情不清楚让自己在御书房里受了笔墨毒品诱惑以及惊吓,但基于安全角度考虑,他最终还是紧紧闭上了嘴,老老实实跟着小太监穿过寂静无人的湖柳花径石门,坐上那辆逼仄马车,穿过洗衣局向宫外驶去。

就在马上要穿过洗衣局那片宫巷建筑时,宁缺忽然偶有所感,胸口一阵发闷,顾不得身旁小太监表示警告的严厉眼色,掀起车窗帘帷一角,蹙眉向外望去。

目光穿过重重窄巷天光,越过片片梆子声和弥漫巷间的皂角味道,落在远处某座宏伟宫殿一角,高淡碧空中那处檐上蹲着八九只神态各异的檐兽。

他不知道这些檐兽叫什么名字,是何方祥瑞谁家怪物,怔怔望着那处,只觉得自己的胸口越来越闷,心脏跳的越来越快,仿佛马上便要崩断自己的肋骨跳将出来,而随着心脏跳动加速,视线中那些遥远的檐兽变得越来越清晰,被风雨吹洗了不知几百年的瓦石线条越来越灵动,似乎下一刻便会变成活物。

他闷哼一声,捂住自己的胸口,不自禁想起那个雨天和桑桑初见长安朱雀像时的感觉,坚狠望着那些皇宫里的檐兽,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却不肯挪离目光。

……

……

稍早时间的御书房内,暴发了一场极为激烈的争吵,侍卫副统领大人徐崇山和大内副总管林公公就像两座雕像般守在御书房外,无论听到任何声音,脸上都不敢流露出丝毫表情,因为这二位大人物内心深处此时都坐着个孙子,害怕恐惧疑惑震惊到了极点,同时觉得御书房里那位实在是太他妈有种了。

大唐天启已有十三年,谁也没有见过皇帝陛下如此震怒,即便昨夜发生春风亭事件后,陛下也只是重重拍了几下桌子,骂了三十几句白痴,可今天御书房内的皇帝陛下不知摔碎了几盏茶杯,骂了多少句绝对不能让人听到的脏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