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玄幻魔法>江上寒月明> 第三百八十三章 闲心诉过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八十三章 闲心诉过往(1 / 1)


  久别重逢,从来会有很多话题可以探讨,江月白并非健谈之人,但在如今自己这个几乎举世皆敌的处境下,能够真心相谈的人的确不多,至少现在,他可以放心的放松一下身心,享受一会平凡的聊天。

  北冥夕走在他身边,动作轻松自然,再没有与在北圣域时那般的端庄姿态,甚至于那张不知阻挡了多少人目光的面纱,早就为她随意取下,如今北冥王族的同行者全都不在,更不会有连出雪域都嫌麻烦的长辈大老远的跑南圣域来,她也可以放下一切伪装,做一会真正的自己。

  不过在这之前,她的手依旧攀上了剑柄。

  战斗结束后的山林堪称千疮百孔,到处都是被各种力量毁去的草木,更有尚未完全散去的寒霜分布各处,不知其下植被是否有能力在北冥寒气之下存活,如此种种,皆不复过往生机,可在这片凄惨情景中,还有不少是纯粹的活人。

  虽然这些人每个都占了一处大坑,尽数陷入昏死,可到底都是名震一方的仙阶强者,若不在此赶尽杀绝,怕是会给江月白留下隐患。

  “不必。”

  江月白望见北冥夕的动作,笑道:“这些家伙锐气皆为我挫尽,日后见着我,估计心境都得出大问题,就算他们有那个心志卷土重来,我也能让他们再败一次。”

  话语之中,尽是呼之欲出的自信,自信的来源,则是他现在的实力。

  今日一战相比旭阳城东方不觉得杀局,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虽然中途险象环生,以他的能力,也都能应付过去,现下的他对万人敌体悟更深,本身的一身功法更是用的炉火纯青,能与北冥禹这等北寒尊使中的佼佼者正面交锋,就算是南圣域的龙尊,应当也无法轻易拿下他。

  远不及天下无敌,更不可睥睨四方,至少在世间顶尖强者的注视下,他已有了初步自保的实力。

  就算这些家伙能痛定思痛,再度对他出手,他也乐得与这些家伙交战,他的武神诀境界已经完全定在无相境中,无我境暂时无望,其余境界更如空中楼阁,如此情况之下,战斗经验才是最能令他更加强大的事物。

  他一贯相信再平凡的功法,也拥有着无限大的可能,恰如仙人施展长拳与农夫施展长拳之间的天壤之别,这些家伙功法各异,手段各异,看着万化一下就行,真打起来,能败他们一次,就能杀他们无数次。

  北冥夕美目之中有光彩闪烁,昔日的他也是这般有着莫名的自信,并一次次展现着自己具备自信的底气,如今时过境迁,当年名声有限的一介游侠已成了名震天下的武圣传人,不管这个名声有多不好听,江月白始终是那个江月白,不是外物能够轻易扭曲的。

  就像在现在的江月白眼中,北冥夕没有任何头衔,就只是与他共经生死过的北冥夕而已。

  北冥夕抿唇轻笑,指尖还是有数朵细小冰莲瓣生出,随着她的心意落入顾千山等人手中,须臾消失不见。

  心莲的力量能够发挥多少,全凭着心意二字,只要出手有正当理由,一切理所应当,心莲便不会干涉,至于真正用途如何,它素来是不会管的。

  在如何瞒过心莲这一方面,北冥夕的经验比无数前代都要深刻,或者换句话说,她是最不敬畏先祖与仙神的一届圣女。

  “若是平白伤人可以毫无惩罚,世间就不会有裁决司了。”

  北冥夕义正言辞道:“不给他们留个教训,怎能让他们心服。”

  她的动作并未瞒着江月白,江月白看了一眼,知晓北冥夕是为他好,于是一笑置之,北冥寒气的威力他素来知晓,这点分量的冰莲不足以致命,但能够给这些仙人留下一段时间的麻烦,相信他们会难受上好一阵子,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心莲衍生出的北冥寒气较之寻常北冥寒气要更加深刻,仙气更是纯净到足以超越天下绝大多数仙人,北冥夕将其送入顾千山等人体内,恰如向沼泽里送入一泓清泉,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物骤然汇集,纵不冲突也难以相合,直接可以扰乱他们的仙境九重天感悟,此后或许终其一生,他们都再难在仙道上有所精进。

  二人继续前行,没有再去看山林里昏死的各路仙人,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他们,现在就如路边的野狗般无人问津,不知等他们醒转之后,想起今夜所经历的一切会作何感想,可对现在离去的二人而言,这些家伙究竟如何,早已无关紧要。

  ……

  “你这些日子……真是不容易啊。”

  听完江月白对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讲述,北冥夕幽幽开口,心中兀自回味着其中的惊心动魄。

  江月白毫无疑问隐下了过程之中诸多无关紧要之处,可只要细细一想,其中的大部分事情放在任何一名修行者身上,都能将其逼疯甚至逼死。

  三大家的联合剿杀,一方域主的鬼蜮技俩……若是她自己置身其中,下场怕是无比凄惨,就算当年的武阳君,也没有被算计到如此地步,可江月白偏偏挺过来了,现在还能在南圣域赶路,不知该说是兼具天时地利人和,还是单纯的好运。

  她没有深究那些阴谋之后的事情,那些并不是她这个听众能够细察的事情,江月白还活着,而且能以戏谑的口吻向她讲述其中内容,这就是最好的结果。而她还很欣喜于江月白能够将那些放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秘辛如实告诉她,当然,这些事情她都会埋在心中,绝不会告诉他人,以免给江月白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那个青天寨,如果真如你所说,我还真想去看看。”

  北冥夕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向往,在江月白的描述中,青天寨上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其统治区域更是东圣域中难得的乐土,比之自己造自己反的域主好上太多。她在北圣域亲身体验过民生疾苦,真正坐上圣女之位后,能够给她看到的就只剩外表的光鲜,江月白并没有给青天寨太多美好辞藻,也没有在其中待上太久,可三言两语间,照样能将其安泰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作为北冥王族圣女,她无法随意离开北圣域,就连此番出行,也是在公务的掩饰之下,身边还有三个典型的北冥王族,根本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

  在此之后,北冥夕的注意力却落到了别的地方,双眼忽闪忽闪:“那位向大当家,是不是真的那么漂亮?”

  江月白不假思索道:“那肯定是漂亮的。”

  向凌霄红衣遮广陵的名声初时那般响彻,全因其容姿绝代,直到现在,类似花瓶的称谓也没能完全从她头上移开,若说她容貌寻常,那真是昧着良心。

  北冥夕指着自己精致的白皙面容,好奇道:“与我相比如何?”

  江月白想了想,道:“这可没法比啊。”

  向凌霄的美是一种张扬纯粹的美,当得起倾城绝色四字,哪怕她再不让自己引起注意,往那一站,自然就会高调的成为目光的中心,而北冥夕的美则是一种天然的美,出尘绝色,遗世独立,放在任何人眼中,都瞧不出容颜上的任何瑕疵,宛如造物主最完美的造物。这样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确实不能一概而论。

  北冥夕似是有些苦恼的拧了拧眉,片刻后道:“好吧,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

  “说起来,青天寨有你这么多朋友,那位小先生,你是不是也安置在了青天寨。我自北圣域出发之时,还见着他对着一处摊位望眼欲穿,不知饿了多少天,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江月白闻言一愣,这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从北冥夕的描述中,他大概也能想象得到文星耀那时的窘况,不提他怎么去了北圣域,这家伙自小没出过青梧学宫,第一次被逼出行就落得如此窘境,算起来与他也脱不了干系,可他对文星耀素来有着自信,那种逆天的算天能力,足够让他逢凶化吉,相比而言,还是他更依赖文星耀的支援一些,于是道:“那时情况危急,出使东圣域事发突然,我也没来得及与星耀联系,可那毕竟是文星耀啊,现在,应当在青天寨的某个房间中读他的书吧。”

  江月白对文星耀的信心早已爆棚,不知他若知晓,现在有个漫山傻乐,逢饭点毕至,一顿能吃常人十余倍分量,半夜不睡硬要补齐一日四餐,引得叶五当家于粮仓设置阵法与之多番交锋的二货少年成为了青天寨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不知心中会作何感想。

  北冥夕讶然,心中总觉得以那时文星耀的状态,若没遇上江月白,指不定会出什么事,但那可是一个能跨过雪域偷偷与她沟通的存在,绝不能以正常眼光去看待,于是相信江月白的判断,转了话题道:“小先生安全便好,但你可知到了剑墓,你会遇到怎样的处境?”

  听闻此言,江月白淡淡一笑,并不将北冥夕话中的危险意味放在心上。

  “我既然来了,哪有畏惧不前的道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