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游戏竞技>我在黄泉当教主> 第一百七十八章 江山社稷图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七十八章 江山社稷图(1 / 1)


  ,我在黄泉当教主

  整个荆州的修士都知道,面对这一尊横扫荆州的大帝,还擅长僵尸流派的感染性尸毒,足以一个人给一洲带来尸灾,有人猜测他会妥协,或者会重新讨论协商。

  却是没有想到。

  这一尊刚刚登基的少年大帝,竟然会果断拒绝,没有一丝丝犹豫。

  “怎么会?”

  “这是要不顾我们的性命吗,完了,我们要死了!”

  “怂蛋!我们死也不足惜,希望这一尊为天下开辟时代的英雄,能坚持下去,不要让我们成为他的软肋和包袱!那个渡劫大帝,明显是要以我们为人质,要挟他现身啊!”

  “不,我还不想死。”

  这一刻,见到登基大典的这一幕,整个世界仿佛轰然炸开了,他们本以为是一场盛世开端的观礼,却是想不到是一场大难临头。

  看着这一名少年大帝的神色,血骸道人不由得怒火充斥了整个大脑,“冥顽不灵!”

  吴浪却露出了一丝冷漠的微笑,“尊驾以为我准备了那么多年,难道只有一個人皇印而已?”

  旁边,八尊人皇却是露出一丝平静,看他表演。

  其他人或许觉得凶险,但他们八人却是不觉得。

  这一尊少年太阴险了,一种种算计非常缜密,他向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眼前对他动手,肯定还有后招!

  连他们会到来,都算计在内,坑了他们一波,怎么可能会那么简单就没招了?

  而他们能那么认为的原因是:

  这个人刚刚把他们这一具化身的法力,全部抽干了!

  八尊接近渡劫一层的化身,被活生生抽干,肯定不是一个区区人皇印能够做到的。

  人皇印是普通法器,消耗并不严重,之前的老人皇都哪来当常规的进攻手段,怎么可能打一下就被抽干了?

  连他们当时来袭都有三重计划,对方肯定也有他肯定还有真正的“大当量”武器没有使用。

  果不其然。

  “算一算时间,差不多了吧?”

  这一尊少年大帝抬起头,似乎在等待什么。

  哗啦啦!

  大地各处,忽然响彻了一道似有若无的佛音。

  “唵、嘛、呢、叭、哞、吽!”六字真言的声音,渐渐浮现在整片山川大域,各处河流之中。

  哗啦啦!

  大地之上,掩饰的伪装岩石被掀开。

  一道道数百米深、数百米宽的曲线巨大凹槽,缓缓浮现,四面八方汇聚,形成复杂而神圣的阵图,整个荆皇城,竟然是一个巨大阵图的中心。

  “各位人皇,不是想要看我的新国运法器吗?”

  “刚刚的人皇印,不过是开胃菜罢了,另诸位略有失望,眼前才是真正的阵图所在。”

  哗啦啦!

  吴浪伸手一抓。

  虚空之中,一道金色的地图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是荆州的大半片实时地图。

  此时这片江山河流地图之中,上面竟然写满了一道道精密无比的细致纹理,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大阵。

  按照地图的方位,他们荆皇城,正在大阵中央。

  这个阵图,容纳的范围48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地球大半个陆地面积的恐怖范围!

  这个基建工程,浩瀚到难以想象,这是为了今日启动。

  “此乃,江山社稷图。”

  “耗时短短三年,让一百七十三亿在魔灾中争杀幸存下的精英山精,日以继夜的挖掘。”

  “每日劳作十五个小时,难有间歇,他们累死、伤死、病死,可谓无数,只活下二十亿山精。”

  这话音,让人胆寒。

  “好大的手笔!”几尊人皇面色剧烈变化。

  这一尊当世荆州大帝,年纪轻轻,就好狠的心!

  为了建造这个大工程,驱使无数山精做徭役,整片荆州的绝地山精们,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几!

  但他们也知道,这是灵气复苏的必备。

  山精,必须要大范围的淘汰一批弱者,必须要使用养蛊计划淘汰,才能让荆州灵气复苏,有足够的灵气证道。

  这是为了荆州人族,也是为了山精一族自己。

  “诸位人皇,你们说”

  “这死亡的一百五十亿佛修,哪怕低阶炼气期的佛修,他们的佛骨,蕴含一些佛气,填埋入运河之中,布置阵图,这佛光,会如何浩大?”

  “这是一方佛墓,佛冢!”

  少年大帝坐在帝座之上,神色淡然:

  “一尊渡劫大帝的能量,大约只相当于百万的练气五层修士”

  “而这一百五十亿的炼气期佛修残骸,蕴含光明能量,堪比多少尊渡劫期的佛帝?”

  “此时,汇聚的佛道阵图,会如何浩大?”

  血骸道人,面色剧变。

  这是一个杀阵,堪称惊天动地的大手笔!

  利用山精的淘汰试炼死亡,不仅仅回复荆州灵气,甚至还要“废物利用”一波,趁机用相当于几万尊渡劫大帝的佛修能量,回归自然,向他杀来。

  虽然,这些能量十分零散驳杂,仅仅出自炼气期的最低级但数量太庞大了。

  对方要以数量取胜!!

  超大范围打击,笼罩阵眼中心的这片土地,化为一片光明佛修的海洋。

  可是。

  对方怎么知道,他是害怕佛修的属性??

  如果是正常剑修,五行灵根之流,不是属性相克,这种驳杂的低级能量,就像是海洋一样冲刷,也根本不可能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血骸道人越想越是悚然,感觉有一股冥冥中的眼珠一直在注视自己,偷窥监控自己的存在。

  就像是凡间恐怖故事的鬼怪一般,让他有些起鸡皮疙瘩了,他面色微变,终于情不自禁问道: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

  “你知道我的存在也就罢了,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功法底细,并且刻意针对,摆下这个惊天动地的大阵?”

  坐在高处的少年大帝,笑而不语。

  “不过,你失算了。”

  “你太年轻了。”

  血骸道人忽然仰起头,一步步踱步入皇宫之中,看着上方这一族大帝,开口道:

  “你的确是厉害。”

  “不知道用何种手段,知晓了我的存在,又窥视到我的跟脚底牌。”

  “此时,又骗来八大人皇,用言语之中诈他们为你注入能量,驱动人皇印,为了拖延我,发动阵法?”

  “不愧是你,太古难有的凡人大儒圣贤。”

  “可惜,这已经是你做到的人力极致了!”

  “你看似完美的计划之中,仍旧有一个漏洞。”

  他背负着手,如同看到一名蝼蚁,

  “你境界太低!”

  “伱见识浅薄!”

  “你根本不知道这一类超大范围的大阵,为何不被九州广泛运用,进行杀帝?”

  他冷厉指点道:

  “是他们愚蠢吗?不!是这一类大阵看似威力足够,但它的范围太大了,覆盖面太广了,这种覆盖的阵图范围,即使是我们这些渡劫大帝,都要数个小时才能飞行完毕。”

  “而这个阵法呢?光是启动,也最少需要数个小时!这个时间,我早已经离开了阵眼中心!”

  “你怕是错算了我的实力!”

  “你的本意是用人皇印镇压,争取时间,可惜我的师尊,恰巧战力恐怖,体魄惊人,能掀开你的人皇印。”

  “如果单是我一个人,或许真要挣扎数个小时,才能离开人皇印,被你布下惊天大局谋杀!”

  “你,已经输了。”

  他缓缓开口,侃侃而谈:“但你的才情的确惊艳,年轻的圣贤,你已经尽力了。”

  帝座之上,少年大帝转过头,感慨道:“是啊,我缺少的是,不过是启动阵图的时间罢了这是这一类超巨大的阵图,无法杀帝的缺陷。”

  “可是”他忽然低语。

  而话音还没有落下落下。

  众人就感觉到了什么存在。

  哗啦啦啦!

  轰然之间,是一片短矮的黑色城墙在缓缓靠近。

  再仔细一看,众人微微变色,那根本不是什么移动城墙,而是一片巨大的海啸在奔涌而来。

  哗啦啦

  海啸涌入露出了凹陷深处的一道道沟壑。

  这些海水,像是能量一般,不断注入这些巨大的沟壑之中,形成一道道巨大的运河、江流,疯狂激活着阵法。

  哗啦啦。

  无穷无尽的时间河流,涌入这些凹槽之中,不断天穹一道道轨迹,像是激发了什么阵图的纹理。

  “你竟然在这里阴我!!!”见到了这近乎神话的一幕,飞速流转的阵纹,血骸道人的头皮瞬间发麻了,无尽的恐惧与骇然,也如河流一般涌入他的心头。

  “那些阵纹,竟是一道道运河!!”

  “这些凹槽运河阵图,一开始就在等待着海灾,要承载着激流海啸,推动着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